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戰夜擎林初瓷

標籤: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林初瓷 林韻兒 靈異
正在連載中的靈異《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深受讀者們的喜歡,主要人物有林初瓷林韻兒,故事精彩劇情為:他是整個帝國最陰鬱暴戾的男人,不近女色,卻因一場意外與她聯姻。白天暴躁冷冰冰,夜晚卻把她抱在懷裡,逼進角落,霸道不失溫柔的求愛,一遍遍吻着她的唇,想要把她揉進骨髓里。「瓷瓷,說你愛我。」「這輩子只做我的女人可好?」曾經目空一切的男人,從此後眼裡心裏滿世界裏只有她一人。...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21:3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我去問問。」
戰夜擎下車到門口詢問才知道,被拉走的人是花驚鴻,御澤西和沐靈芸都跟車一塊走了。
「我們也去看看怎麼回事。」
藍初瓷聽了不免有些揪心,戰夜擎馬上驅車去追救護車。
「媽咪,外婆家裡怎麼了?」戰無恙問道。
「可能有點事,我們看看才知道。」
救護車抵達醫院,戰夜擎的車也隨之追蹤過來,他們夫妻二人帶着孩子一塊下車。
瞧見醫護人員將花驚鴻推進去,御澤西和沐靈芸兩人也跟着跑進去。
夫妻倆都有了不好的預感,帶着孩子趕緊追去急救室。
花驚鴻被第一時間送進急救室內,御澤西和沐靈芸兩人焦急的等候在外面。
戰夜擎他們趕過來,「澤西,靈芸,發生了什麼事?」
「你們怎麼來了?」御澤西有些驚訝的問。
「我們本來打算去你們家拜年,但看到救護車,便跟着車過來了。」藍初瓷解釋,看了一眼急救室門口,問道,「花總她怎麼了?」
「早上我母親下樓的時候突然覺得心口不適,隨後便暈厥過去,我們趕緊撥打了救護電話,現在還不知道具體情況如何。」
藍初瓷他們聽了都覺得事情有些嚴重,但還是安慰他,「你放心,花總不會有事的。」
御澤西點點頭,又深深的嘆口氣,心裏也非常無奈,正是最應該熱鬧在一起的時刻,可他母親偏偏進了醫院。
「你們去忙吧,不用都留在這裡。」
御澤西不希望他們都被困住,戰夜擎道,「也好,我們先帶孩子去拜年,你母親有消息了,第一時間聯繫我們。」
「好。」
就這麼說定後,藍初瓷他們先順便去了一趟沈薇薇的病房,在這邊剛好看見季家人都在。
裴玉荷他們怕沈薇薇一個人着急,讓季少白留在病房,一大早,季家老兩口就帶人過來,在病房裡陪着沈薇薇一道歡度春節。
裴玉荷和季家人的改變,都能看得見,他們現在關係相處得還不錯。
藍初瓷和戰夜擎帶着孩子們給眾人拜年,裴玉荷送給四個孩子一人一個大紅包。
「你們快謝謝奶奶。」藍初瓷說道。
「謝謝奶奶。」
小傢伙們嘴巴甜,一個個道了謝。
「哎哎哎,你們家四個孩子可真是寶貝,誰見了都喜歡,真是讓人羨慕啊!」裴玉荷羨慕戰家有這幾個孫子孫女們。
季少白來了一句,「要不是媽反對我們,我和薇薇現在孩子肯定都有了。」
「唉……」
誰說不是呢?
裴玉荷真是悔青了肚腸啊!
「裴阿姨別嘆氣,等少白和薇薇結婚以後,你們季家也會添丁進口的,到時候等着抱孫子唉!」藍初瓷笑道。
裴玉荷笑着點頭,「說的對啊,那你們得趕緊辦婚禮,等你們婚禮之後,我就給少白和小薇他們辦喜事。」
「放心,我們會抓緊時間的。」
眾人全都笑起來,季少白注視着沈薇薇,沈薇薇羞紅了臉,她和季少白還沒準備結婚,現在他們都考慮孩子的事了,是不是太着急了點?
在病房裡待了一會兒,藍初瓷和戰夜擎帶着孩子們先回去。
回去的路上,藍初瓷和戰夜擎夫妻倆的手機就沒安靜過,大家都收到好友以及公司員工們發來的短訊問候。
字裡行間充滿了新年祝願,藍初瓷也不忘給遠在V國離城的荊伯打電話送去祝福。
戰夜擎接到龍牧野的來電,兩人聊起來,結束通話之後,戰夜擎說道,「你可能想像不到。」
「什麼?」
「御震天想要拉攏牧野不成,現在他們成功拉到了S國的二王子尉遲廷。」
藍初瓷思索幾秒問道,「御震天他想幹什麼呢?拉攏二王子是想向王室表達忠心嗎?」
戰夜擎分析道,「我看沒有那麼簡單,聽說尉遲廷向御翩然求婚,他們可能是要聯姻。這也許是御震天想要插手王室的一步棋。」
或許外界看來不過是聯姻,可戰夜擎深知御震天的野心,絕不僅僅局限於此。
「這個老狐狸最近沒有來找我們的麻煩,原來是在做這個盤算。」
「看看再說吧!」
回到戰家,戰家這裡正熱鬧着,薛靖宇和季夢嬌帶着孩子上門來拜年。
孩子們看見薛子恆,很快便愉快的玩耍在一起。
季夢嬌見了藍初瓷,不忘表達感謝,「初瓷,太感謝你了,要不是有你,我爸媽和我弟弟他們肯定還鬧彆扭着呢!現在可好了,他們都想通了,皆大歡喜。」
「嗯,看到他們相處和諧,我也挺開心的。」
大家愉快的聊着,權舟橫湊過來,問道,「外甥女,你說我今天要不要去表示一下?」
「表示什麼?」
藍初瓷都沒反應過來。
權舟橫有些不好意思,「就是,依依,你知道的,過年嘛……」
他想去陸家登門拜訪,但是又擔心貿然前去,陸家會不歡迎他。
「哦,那確實應該表示,讓夜擎陪你一塊去,你就不會覺得那麼緊張了。」
藍初瓷的提議不錯,得到權舟橫的同意,她叫來丈夫,讓他陪着權舟橫。
戰夜擎笑道,「行!我來送佛送到西,東西我也幫你準備好,走吧!」
兩個男人離開戰家後,邢峰和孤雪一家人來到戰家拜訪,另外青霄和斐洛他們也都過來拜年。
看着邢峰和孤雪,青霄和斐洛,藍初瓷覺得他們的好事也快到了。
家裡熱熱鬧鬧,來訪的客人就沒斷過。
等到下午,戰夜擎從陸家回來,跟着他回來的不是權舟橫,而是陸南玹和陸佳依兄妹兩,他們都是過來給戰老夫人拜年的。
藍初瓷問了才知道,權舟橫第一次登門陸家,和未來岳父喝酒,一不小心喝醉了,現在還在陸家呼呼大睡着。
聽說陸佳依的父親比較滿意未來女婿,想留他在陸家過兩天,藍初瓷覺得這是好事。
送走了親朋好友,藍初瓷和戰夜擎前往醫院,去看望花驚鴻。
見到御澤西的時候,藍初瓷他們關心問,「花總她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