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仙俠›粟寶蘇意深林鋒
粟寶蘇意深林鋒

粟寶蘇意深林鋒蘇意深

標籤: 仙俠 粟寶 粟寶蘇意深林鋒 蘇一塵
《粟寶蘇意深林鋒》,以粟寶作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網絡作家「粟寶」傾力打造的一本仙俠,目前正在火熱更新中,小說內容概括:【團寵,奶萌,馬甲】林家不受寵的小災星粟寶,遭後媽誣陷後被狠打一頓,跪在雪地里一天一夜奄奄一息。將死之際粟寶聽到了別人聽不到的聲音,指引她打通小舅舅電話,八個大佬舅舅強勢趕到!重獲新生的小粟寶只想有口飯吃、平平安安長大,卻不想被八個大佬舅舅寵上天,外公更是要把家產過繼給粟寶!後媽整容前來裝白蓮?揭穿...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4 02:2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再說另一邊。
吳良的別墅着起大火的時候,懸鈴正站在這片小區最高的一個院子牆頭,火光在它眼裡閃爍出倒影。
剛剛那些野貓都散去,眼前卻又多了數不清的貓咪,仔細看那些貓咪如虛幻的倒影一般。
懸鈴喉嚨里發出一聲低沉的吼叫,很快帶着這一群貓消失了。
丑阿姨蹲在牆頭,看熱鬧似的看着別墅的大火。
「眼看他高樓起,眼看他房塌咯!」
「眼看他得意忘形,又看他一無所有,哈哈。」
花心鬼瞅了一眼,嗤笑一聲「然後他暈了,咱趕緊把偽善鬼給崽崽拖回去。」
倒霉鬼拖着偽善鬼,罵罵咧咧「為什麼每次幹活的都是我,你們是不知道那火有多灼熱嗎?」
鬼是怕火的。
花心鬼詫異道「我們不去,是為了把功勞都給你啊!」
懦弱鬼眼裡帶着一絲頑皮的笑意「就是,粟寶寶貝第一次讓我們獨立抓鬼,我們就把這立功的機會全給了你,對你多好。」
糊塗鬼「等回去了,這功勞都是你一個人的……我們絕對不跟你搶。」
笑話,就是知道那大火燒得太厲害,他們才沒有過去。
倒霉鬼狐疑的看着幾個坑爹貨「真的假的,你們有這麼好心?」
偽善鬼「各位兄弟……」
倒霉鬼「你閉嘴!」
他還沒說完呢。
幾個鬼一邊往蘇家飄,一邊笑嘻嘻「當然是真的,你看現在偽善鬼都是你帶着,我們都不碰。」
懦弱鬼溫柔的笑了笑「你信不過她,總信得過我吧?」
糊塗鬼「不是我的我不搶,要是搶了,兄弟你就砍我一刀。」
倒霉鬼勉強信了,想起自己還欠這幾個傢伙共計111顆棒棒糖,等會不知道能不能跟粟寶說要多幾顆。
偽善鬼「我說這位兄弟……大家都是惡鬼,相煎何太急?」
倒霉鬼「閉嘴吧你。」
偽善鬼想起那個拍了他一下還說了一句【叫爸爸】的那個小丫頭。
他想不通在坐的都是堂堂惡鬼,為什麼要給一個小丫頭跑腿。
丟人嗎??
他絕對不要當狗腿子!
等會找到機會,他一定要第一個逃跑。
準備到蘇家的時候,偽善鬼又拉住糊塗鬼,壓低聲音試圖遊說「兄弟,咱堂堂惡鬼幹嘛要給一個小丫頭當狗腿子,我看你好像也不是很樂意的樣子,咱一起跑吧!」
只要能策反一個,二對三,還是有機會跑的。
糊塗鬼面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你哪隻眼睛看我不樂意?」
偽善鬼不懂,只知道他叫糊塗鬼,應該是最糊塗、最容易說動的。
卻見糊塗鬼慢悠悠說道「我雖然糊塗,但我這段時間弄明白了一件事兒。」
「那就是——萬事都可以糊塗,但在背叛粟寶這件事上千萬不能糊塗。」
這可是他的底線。
偽善鬼頓時無語了。
幾個惡鬼拖着偽善鬼回到粟寶房間的時候,粟寶已經睡著了。
小傢伙趴在床上,臉貼着床,肉乎乎的小臉蛋都被壓變形了,嘴巴微張。
丑阿姨道「哎呀,怎麼能這麼睡,趴着睡會變醜的!我小時候就是趴着睡才會變成這樣。」
眾鬼「……」
花心鬼翻白眼「得了吧你,你的丑是渾然天成的,跟怎麼睡沒關係,應該問你爸媽是怎麼睡。」
丑阿姨「……?」
糊塗鬼道「娘胎里就這麼丑,別怪床。」
丑阿姨「……」你們禮貌嗎?
懦弱鬼用指尖輕輕碰了一下粟寶的臉,眼底帶着寵溺的笑「咱家粟寶這麼可愛,不管怎麼睡都不會丑。」
她在等他們的時候就睡著了,真的很信任他們。
懦弱鬼不由得有些感動,作為惡鬼,這天地間沒有誰會相信他們的,粟寶卻信。
花心鬼也不由自主的壓低聲音,說道「別吵醒她,我們明天再把偽善鬼給她。」
倒霉鬼小聲說道「那今天晚上呢,誰來看偽善鬼?」
花心鬼眼神一轉「我來看吧!不過明天你的功勞就要分我一半。」
倒霉鬼立刻拒絕「憑啥!」
他冒着火光辛辛苦苦拖回來的鬼呢。
不就看一個晚上嗎?他又不是人,不會犯困,看幾個晚上都沒問題。
糊塗鬼一聽花心鬼這麼說,立刻也說道「見者有份,我看下半夜。」
倒霉鬼氣憤「你不是說不跟我搶功勞嗎?」
糊塗鬼「那你砍我一刀。」
倒霉鬼「……」
鬼擰頭都不怕,還怕砍一刀?擺明就要跟他搶功勞,他就知道他們不安好心。
花心鬼添一把火「這次我支持糊塗鬼,見者有份,這麼大個偽善鬼,估計能換一包棒棒糖。」
上次粟寶買的一包棒棒糖,裏面就有五十個。
倒霉鬼立刻就把偽善鬼舉在頭上,一溜煙跑了出去
「我的!誰也別跟我搶!」
偽善鬼「?」
不是,兄弟,你是不是被套路了?
等等,他們爭了半天的功勞,敢情就為了幾個棒棒糖??
倒霉鬼跑了,寶貝似的把偽善鬼藏起來,自己偷偷看着。
花心鬼這才噗哧笑了一聲,悠悠說道「我總算知道倒霉鬼為什麼會這麼倒霉了,多多少少跟傻也有點關係。」
懦弱鬼點頭,深以為然。
不是那種單純的傻,是那種純純的傻。
花心鬼「哎,漫漫長夜,我們來戳麻將吧!上次是用誰的骨頭來着?」
糊塗鬼「倒霉鬼的。」
懦弱鬼「但是三缺一啊。」
花心鬼「魂葫里不是還封印着一個小厲鬼嘛!」
用四院神經病院裡帶回來的那個小厲鬼,叮噹。
糊塗鬼搖頭「她一個小孩懂玩個屁,不帶她玩!」
魂葫里,小厲鬼委屈的偷看,每次都不帶她,她也想玩。
但是她又想起臨行前爸爸媽媽、爺爺奶奶說的話,要乖,不要給別人添麻煩。
小厲鬼又忍住了。
三鬼討論起該怎麼玩,貌似只能鬥地主。
一旁的丑阿姨陷入沉默。
「我說,你們似乎把我忘了?打麻將我也可以啊!」
眾鬼「……」呃,是真的忘了。
眾鬼怕吵到粟寶,躲在蘇一塵的房間里打麻將。
大舅舅提前兩天趕回來了,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半夜兩點,他衣服都沒換,手裡還搭着一件西裝外套,就先去粟寶房間看了小傢伙一眼。
看小傢伙趴着睡,臉蛋都壓得紅彤彤的了。
蘇一塵寵溺的在她額頭上親了親,看着她,心底就跟着軟了起來,一顆心也有着落了。
他小心翼翼的將她翻過來……
陽台上,小五突然嘎了一聲「但使龍城飛將在!!」
蘇一塵手一抖,手裡的粟寶差點掉下來。
「……」
這鳥還是這麼聒噪!
粟寶嘟了嘟嘴,無意識的伸手撈了撈,抱住他手臂。
「大舅舅……」
小傢伙還閉着眼睛,聲音軟糯糯的,能把人的心都化了。
蘇一塵眼底一柔,將一旁的小兔子放進她懷裡,卻沒注意自己不小心碰了魂葫一下。
看粟寶甜甜睡着,他輕手輕腳的出去關了門,這才走向自己的房間。
還是家裡好啊!
蘇一塵一邊想着,一邊推開房門,順手把外套掛在一旁的架子上。
大舅舅單手解領帶,一邊揉着疲憊的眉心一邊走進卧室,結果一抬頭,整個人瞬間僵住了。
手機版閱讀網址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