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上官婉凝慕景睿小說閱讀
上官婉凝慕景睿小說閱讀

上官婉凝慕景睿小說閱讀重生之嬌養瘋批反派

標籤: 上官婉凝 上官婉凝慕景睿小說閱讀 慕景睿 都市
很多朋友很喜歡《上官婉凝慕景睿小說閱讀》這部都市風格作品,它其實是「重生之嬌養瘋批反派」所創作的,內容真實不注水,情感真摯不虛偽,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上官婉凝慕景睿小說閱讀》內容概括:前世,她用自己的聰慧才情為他拉攏人心,讓父親和外祖父用朝中權勢助他登上皇位;他登基之日,是他們大婚之期,被她拋棄的未婚夫攻破城門; 那個讓她愛入骨髓的男人,為求自保竟然將她當做禮物送出,為了讓她未婚夫放他一條生路,屠她滿門; 她在未婚夫身邊待了三年。三年來,他不曾給過她好臉色,只是日日求歡,卻從...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05:2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慕景言低頭沉默了很久。
「婉凝,對不起……」
「別傻了,跟你沒關係。」
上官婉凝淡淡的微笑着,這讓慕景言更加內疚。
「不是,跟我有關係。如果我哥不是為了救我,就不用被太后威脅。你已經嫁給他,過上了幸福的日子……」
上官婉凝的心往下沉了沉。
原來,那天慕景睿說的話都是真的。
曾經,上官婉凝一直執着於想要知道慕景睿突然悔婚的原因。
但是時過境遷,現在就算知道了又能怎麼樣呢?很多事都不同了,他們再也回不到最初。
「或許,這就是天意吧。」
上一世,她也不是慕景睿的妻子,只是他的侍妾而已。
兩人誰也沒有再說話,在寂靜的夜晚,慢慢的等待着時間的流逝。
慕景睿恍恍惚惚的睜開了眼睛,目光朝着四周掃視了一圈。
他看到慕景言躺在貴妃椅上睡著了,他的身邊……
上官婉凝就趴在床沿,雙目緊閉,長長的睫毛覆蓋著眼瞼,精緻小巧的臉龐,看起來有幾分憔悴。
慕景睿的心頭頓時湧上了暖意。
不管上官婉凝嘴上說著多麼絕情的話,但是她的心,始終還是向著他。
慕景睿更加不願意放棄她了。
他情不自禁的伸出去,手指輕輕撫過上官婉凝的臉。
「嗯……」
上官婉凝感覺到了臉頰被觸動,便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當她對上慕景睿深邃的眼眸,頓時睡意全無,正要驚喜的呼喊,慕景睿的食指放在唇邊,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他朝着睡着的慕景言指了指,微笑着又握住了上官婉凝的手。
只要能這樣靜靜的看着她,她也覺得很滿足。
上官婉凝為慕景睿把了把脈,他的身體狀況還算穩定,這讓她默默鬆了一口氣。
想到在外奔波的孫晉堯,上官婉凝的心狠狠痛了一下,便要抽回自己的手。
慕景睿加重了力道,牽着她的手放在了胸口。
這時,一名嬤嬤神色焦急的走了進來,低聲說道「郡主,您勞累了一整晚了,要不……回房休息一下?」
上官婉凝從嬤嬤的語氣里讀到了一些不同尋常的氣息。
「怎麼了?」
嬤嬤似乎是有些難以啟齒,最終咬牙說道「慕夫人來了,要是讓她看到您在這兒……恐怕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對您也沒什麼好處,所以……」
上官婉凝明白嬤嬤是一番好意。
她起身準備離開,卻被慕景睿一把抓了回去。「沒有我的允許,你哪兒都不準去。」
「哥,你醒了?」
慕景言聽到吵鬧聲睜開了眼睛,看到慕景睿醒來又驚又喜。
但是……
氣氛好像不太對。
慕景睿根本沒有回應她的喜悅,一雙漆黑的眼眸只是牢牢盯着上官婉凝,任憑上官婉凝如何掙扎,他都沒有放開她的意思。
「慕景睿,你要幹什麼?」上官婉凝低聲呵斥。
「不準走。」慕景睿的聲音虛弱,態度卻很堅決。
「你的妻子來了,讓她看到我在這裡,那……就算你不在乎別人的閑言碎語,你是不是也應該顧及她的感受?」
「我只在乎你的感受。」
慕景睿知道,殷語情是上官婉凝心中邁步過去的一道坎。
「誒,你們倆……」
慕景言的話還沒有說完,殷語情已經帶着貼身丫鬟走了進來。
看到上官婉凝和慕景睿握在一起的手,她瞬間渾身僵硬,腦子一片空白。
「嫂子……」慕景言硬着頭皮迎了上去,「婉凝是來給哥療傷的……」
「不用解釋。」
慕景睿打斷了妹妹的話,目光投向了殷語情。「有凝兒照顧我,我不會有事。你回去吧。」
殷語情回過神來,淚水頓時就湧上了眼眶。
她擔心慕景睿的安危,寢食難安,日夜祈禱;但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慕景睿卻把上官婉凝留在了身邊,代替原本應該由她來做的事。
「慕景睿,你到底有沒有把我當做是你的妻子?」殷語情哭着質問道。
上官婉凝不想成為他們夫妻之間的導火索,強行甩開了慕景睿的手,想要逃離這個地方。
殷語情擋在門口,不準上官婉凝通過。「你不覺得你應該留下來把話說清楚嗎?」
「我……」
「好,那就說清楚。」
慕景睿強撐着一口氣下了床,走到了上官婉凝的身邊,目光卻注視着殷語情。
他揮揮手遣退了所有的下人,淡然的說道「從你進門到現在,我與你就沒有夫妻之實。我的心裏只有凝兒一個人,你應該明白。無論你接受還是不接受,總有一天凝兒會進門。」
「慕景睿,你在說什麼?」
上官婉凝看着殷語情慘白的臉,覺得慕景睿對她太過於殘忍了。
殷語情覺得自己受到了極大的羞辱,揚起手就要朝着慕景睿打過去。
慕景睿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
殷語情不由得淚如雨下。
「慕景睿,你太狠心了。」
說罷,甩開慕景睿的手,掩面而去。
「額……我去廚房看看葯煎好了沒有。」
慕景言察覺到氣氛異常,她不敢正視兄長的眼睛,灰溜溜的就走了出去。
房間里只剩下了慕景睿和上官婉凝。
「凝兒……」
「你別說了。慕景睿,我和你已經不可能了。」
上官婉凝轉身就要離去,蕭玉珏敲門走了進來,臉色灰白,似乎是十分不安。
「太子殿下,你怎麼了?」上官婉凝小心翼翼的問道。
「剛才從宮裡傳來消息,父皇病重,不久之前剛剛吐了血。如今,滿朝文武都擔心。」
蕭玉珏也很擔心。
皇上隨時都有可能駕崩。
他若是不守在床邊,萬一皇上駕崩之後多出莫名其妙的「遺詔,」他不但無法登上皇位,恐怕連性命都保不住。
「殿下,看來,我們是時候做些準備了。」
慕景睿跟蕭玉珏相互交換了眼神,兩人都心知肚明。
「算算日子,就算一切順利,堯哥哥回來至少也還需要四天的時間。」上官婉凝也面色凝重,「殿下,我回家一趟,聽聽我爹怎麼說,盡量打探出宮中的情況。」
,co
te
t_
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