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容妃嬴兒
容妃嬴兒

容妃嬴兒棄子成皇

標籤: 容妃嬴兒 李福海 楚嬴 玄幻
高口碑小說《容妃嬴兒》是作者「棄子成皇」的精選作品之一,主人公楚嬴李福海身邊發生的故事迎來尾聲,想要一睹為快的廣大網友快快上車:一覺醒來,穿越古代,成為被打入冷宮的皇家棄子。囂張跋扈的奴才,陰險毒辣的妃子,冷漠無情的帝王……楚嬴劍走偏鋒,好不容易掙脫冷宮枷鎖,轉眼又被發配到邊疆苦寒之地。什麼?封地太窮,行將崩潰?什麼?武備廢弛,無力抵擋北方賊寇?什麼?朝廷不予援助,百姓要舉家南逃?危機環伺,人人都覺得他已窮途末路,然而……不...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8:1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自己在孫辰應該沒有什麼活閻王之類的稱號吧?
楚嬴微微側頭看向秋蘭。
只見秋蘭亦是滿臉不解,向來上京之人還沒有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告訴任何人。
「是不是遭蝗蟲了啊?」
米雅到底是不懂,又驚又詫地大聲問詢胡。
反倒是讓現場的氣氛和緩了不少。
楚嬴嘴角帶笑,示意秋蘭帶着米雅下去。
這個時間,順城又下了一場大雪,就算是有蝗蟲也該被凍死了。
順城的人上京,絕不會是因為這點事情。
楚嬴嘆着氣放下手中的棋子,順城是他的大後方,就算是京城裏面鬧翻天了,順城也不能出事。
「殿下。」
此次上京來的人楚嬴並沒有見過,原本以為會是蘇大人或者留在順城的炎煌衛,沒想到是個老農,看上去也上了年紀,有些局促的樣子,站在大廳里胡手足無措,不斷地搓弄着自己的雙手。
「上茶。」
楚嬴示意秋蘭動作「大爺,坐下說吧。」
那老農先是一愣,隨即連忙擺手,表情頗為不好意思。
「草民身上不幹凈,弄髒了椅子茶杯就不好了,站着就行。」
秋蘭在楚嬴的眼神示意下上前,將這個上了年紀的老農攙扶到椅子上:「殿下讓您坐您就好生歇着,不該違背殿下的意思才是。」
約莫是覺得秋蘭說的話沒錯,老農局促不安地在椅子上坐了一小會,沒得幾息,就突然起身,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他仰着頭去看楚嬴。
「殿下!草民不配坐下,草民,草民……」
老農說話磕磕絆絆的,嚇得周身都在哆嗦不止。
楚嬴低頭看着他,輕輕嘆氣。
「你先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老農哆哆嗦嗦地從懷裡拽出一根焉了的菜苗,看上去無精打采,根上還帶着土,明顯是他種了一路到了京城才拔下來帶入楚嬴府上的。
「在入冬前,秋收的時候,大家預備了明年的菜種和糧種,按照您先前留下的大棚種菜的法子,打算繼續種下去,只是他們突然全部壞了,根也爛了,只要一根爛了那一窩都活不了……」
老農神情頗為愧疚,他們明明都是按照楚嬴的吩咐去做的,可是楚嬴在的時候他們都種的好好的,結果今年楚嬴離開順城,他們就將事情搞得一團糟。
雖然還不至於沒得吃,但明年開春還持續這樣的情況,糧食肯定會不夠。
他們左右合計也沒有辦法,找到順城的大人們也沒找出個主意,最終只能決定上京尋楚嬴,看楚嬴能不能找出問題所在。
在順城百姓的眼中,楚嬴幾乎是無所不能。
但在農業上——
他有些頭疼地揉了揉太陽穴。
秋蘭見狀,小心地從老農的手中拿起菜苗,小心翼翼地遞送到楚嬴的面前。
黃斑?
楚嬴心中有個不妙的猜測,他伸出手接過菜苗細細端詳,上面生長着圓形斑點,周圍是一圈圈的黃色痕迹,整個菜苗枯死帶着疙瘩。
他伸出手輕輕一掐,裏面溢出了一股菌膿,沾了楚嬴一手。
驚得旁邊的秋蘭立刻蹲下身來,拿着手帕要替楚嬴擦拭,沒想到楚嬴卻抬起手來,明顯地拒絕了秋蘭。
他細細端詳着手中的痕迹,無奈地嘆息。
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
順城的糧食作物應該都感染了細菌,這可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解決的。
必須得有相應的農藥才行。
而這些農藥的原材料在這個時代還沒有得到生產,原料也不好收集,至少就現在的情況來看,大楚國內的銅礦極少,至少他沒有聽見什麼相關的消息。
「不是你們的錯。」
楚嬴將菜苗放在一側「本宮會儘快尋到合適的法子,你先下去休息吧。」
老農幾乎聲淚俱下,端端正正地給楚嬴磕了幾個響頭,這才轉身離開。
楚嬴一度沉默。
若是不能儘快找到合適的辦法,恐怕順城地界裏面至少要減少一年的產物,才能化解此次的麻煩。
順城如今的財物不少,硬撐也不是不能過去,但誰能保證之後不會再次出現類似的情況。
不知不覺,在楚嬴派出順城和京城的手下四處搜尋的時候,已經過了足足兩月的時間。
春天不知不覺地降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順義侯屢建奇功,今有山越一事委以重任,以四月為期,解決此事,欽此。」
楚嬴正待在自家院子裏面研究枯死的菜苗,宮中來人就慢條斯理地宣布了此次聖諭。
這一次他們倒是難得地沒有討要錢財,而是露出一種得意囂張的神情出來。
所有人都篤定,楚嬴此去必死無疑。
本來楚嬴就不受寵愛,身上哪裡有什麼油水給他們刮,再說,死人的錢財要了也不吉利不是?
「大皇子殿下,準備啟程吧。」
太監慢條斯理地放下了手中的聖旨,盯着楚嬴的表情充滿了惡意。
楚嬴拍了拍手上的泥巴,上下打量聖旨幾眼,嗤笑一聲便丟開。
「殿下!請你注意態度!」
太監放聲尖叫。
楚嬴卻無所謂地聳了聳肩。
正好,他一直待在京城和去過的地方,未必就能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既然這群人想要他去一趟海邊,去就是了。
楚嬴倒也沒耽誤,利落地叫府上做好準備,一堆人浩浩蕩蕩地隨着楚嬴離開京城。
而皇宮之中的楚皇也收到了這一消息。
他長鬆了一口氣,躺在龍椅上,心裏終於踏實了幾分。
沒人會喜歡一個比自己還要更強的兒子屈居自己的下方。
更何況,這個兒子還和他有過宿怨。
到現在也不能化解。
最好是死在山越,永遠都不要回來。
楚皇在心底暗罵不止。
他的那個大兒子和他的母族一樣,有的是反骨,不死的話,總有一天會造反!
對於楚皇的想法,楚嬴毫無所知。
不過就算是楚嬴知道,他也只會冷笑一聲,贊同楚皇的話。
他曾經想過把沉冤昭雪的希望放在楚皇的身上。
可惜了。
這一切不過是楚皇自己做下的決定,才會導致如今的局面。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