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歷北爵和江寶寶的小說叫什麼
歷北爵和江寶寶的小說叫什麼

歷北爵和江寶寶的小說叫什麼前夫又來搶萌寶

標籤: 歷北爵和江寶寶的小說叫什麼 厲北爵 江寶寶 玄幻
《歷北爵和江寶寶的小說叫什麼》是網絡作者「前夫又來搶萌寶」創作的玄幻小說,這部小說中的關鍵人物是江寶寶厲北爵,詳情概述:愛了厲北爵十年,都沒有得到他的心,江寶寶決定不要他了! 甩掉豪門老公後,她帶着一對萌寶走上人生巔峰! 重遇前夫,她這才知道,他還偷了自己一個孩子! 很好,這梁子結大了,江寶寶決定,拿錢砸死他……...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3:4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柳心愛抬手揉了揉,而後說道「零食櫃里有,我去給你拿。」
「不行!誰知道裏面會不會有花生啊,還是自己做安心點。嫂子,你說呢?」
柳心愛不想說話。
只是一杯牛奶,白羽菲就能找出那麼多的毛病。
這要是做餅乾……
柳心愛怕是一天都不能從廚房裡走出來!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柳心愛很堅定地拒絕道「可我不會,想吃什麼口味的,你讓傭人做。」
「你……真不會做餅乾?」
「當然,我沒必要騙你。」
柳心愛回答得坦蕩。
可白羽菲卻在心中鄙視着柳心愛。
她很擅長做甜點、餅乾之類的東西,她製作出來的成品,家裡人都讚不絕口。
如果她是這個家的女主人……
絕對每天變着花樣給秦亦言準備好吃的。
而不是像柳心愛這樣,只知道對冷冰冰的實驗感興趣!
不過……
白羽菲眼珠一轉,就想到了一個法子。
之後很熱情地對柳心愛說「嫂子不會也沒關係,可以學嘛,要不然,我教你?」
白羽菲眼神中充滿了期待。
只要這女人同意,那她就可以……
給她點教訓!
想到心中的計謀,白羽菲的眼睛裏都閃着興奮的光!
可柳心愛根本不感興趣,只淡淡地反問「你病好了,都可以教我做餅乾了?」
「……那倒沒有,這不是想教教嫂子,如何做個賢妻良母嘛。」白羽菲立即道。
「你個小姑娘,就不用操心這些了,結婚了再考慮也不遲。」
聊起結婚兩個字,柳心愛只想嘆氣。
但她感懷的模樣落在白羽菲的眼中……
就是炫耀!
這讓白羽菲妒火中燒,不是滋味地說「我的確還沒結婚,就算這樣,我也知道你作為妻子,是不合格的!」
「哪裡不合格?」
柳心愛淡淡反問,洗耳恭聽。
反正她已經看出來了,白羽菲不太喜歡她。
所以隨她折騰好了。
只要她折騰夠了,不耽誤她做實驗的時間就行。
「你都沒有好好照顧我哥!他吃的,用的,穿的,哪一個經過你的手?」
柳心愛不解「可他又不是個孩子,會自己照顧自己。」
「但相愛的人在一起,就會忍不住想照顧他啊!」
白羽菲就發了瘋的想要靠近秦亦言。
甚至想讓秦亦言的方方面面都充滿了她的痕迹!
可柳心愛呢?
仗着她是秦亦言的妻子,卻什麼都不做,簡直就是……
暴殄天物!
白羽菲氣不過,臉色陰沉。
但柳心愛卻根據她的反應,直接做出了推測「你有心上人了。」
簡單的幾個字,卻讓白羽菲的心中突然划過了一抹難堪。
那愛而不得的滋味,讓她悄悄捏緊了拳。
可是卻沒有將心中的火氣發泄出來。
而是仰起頭,強硬的換了個話題「整天待在房間里,心情都變得不好了,嫂子能不能去花園裡摘些花來,幫我裝點下房間?」
現在這個季節,還沒到百花盛開的時候。
不過家裡的園丁在花園裡弄了個玻璃花房。
花房不大,裏面剛剛栽種了一些珍貴花朵。
柳心愛還蠻喜歡的,想着下個月,那裡就可以花團錦簇了。
可白羽菲的要求……
柳心愛開口道「你喜歡什麼花,我讓人買回來,花房裡那些,剛結出骨朵,下個月再摘也不遲。」
「可我就喜歡這樣的狀態呀,嬌嬌嫩嫩,充滿了希望。」
「但……」
「嫂子,怎麼我讓你幹什麼,你都推三阻四的啊?這種照顧人的態度,可真敷衍!」
白羽菲沉下面色,面露不滿。
柳心愛看她這樣子,就知道白羽菲今日不會放過那些花了。
她也不想因為一些花而再起爭執,便道「行,我去摘。」
現在的柳心愛,只想安安穩穩地度過這幾天。
至於花……
以後再栽種就是了。
柳心愛走出門口,正好碰到了小安。
小安隨口便問「夫人要去休息了?」
休息?
這兩個字現在就是奢望啊。
柳心愛有些疲憊地笑了下,而後回道「我去花房裡給菲兒摘些花。」
「啊?但……」
沒等小安的話說完,柳心愛就捏了下她的手掌,示意她保持安靜,不要惹事。
但白羽菲已經聽到她們的談話!
也看出了小安眼底的不滿!
偏偏小安還在這個時候說「您的腳腕還沒有徹底好呢,這種事,還是交給我吧。」
提起腳腕,白羽菲就想起秦亦言親自為柳心愛塗藥這件事!
頓時讓她妒火燃燒,當下就對小安喊道「你,過來!」
小安沒想到白羽菲會叫自己,愣了下,這才走過去。
可她剛站穩,白羽菲對着她的臉就狠狠扇了下去!
啪——
白皙的臉頰上,立刻出現了一個手指印。
小安也被打蒙了,一時間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道歉。
柳心愛直接沉下臉色。
她將小安拽到身後,擰眉質問「你為什麼要打人!?」
白羽菲並沒有自責的神色,反而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說「我討厭別人多管閑事,這個傭人,我之前已經提醒過她,不知悔改,就是要挨打!」
這個理由真是太可笑了。
柳心愛立刻反駁道「小安雖然是傭人,但她來這裡是打工賺錢的,而不是受欺負的!我希望你能夠尊重她!」
尊重?
她也配!
白羽菲翻了翻眼皮,沒搭理柳心愛。
柳心愛則回身幫小安擦了下眼淚,便讓她先去休息。
白羽菲看着柳心愛假惺惺的樣子,冷哼問道「你就是用這一招,來收買人心的嗎?」
柳心愛從來不收買人心,她也不會做這樣的事。
但她就算和白羽菲解釋了,她也不會相信。
不過……
有件事,她早就想問一問白羽菲了「你為什麼對我有這麼大的敵意?」
白羽菲想也沒想,便指控道「因為你,我差點沒死掉!」
柳心愛根本不相信這個理由。
她直視着白羽菲的眼睛,語氣平靜地道「你可以騙得過別人,但是你騙不過我,而且你自己心裏也很清楚,你吃的那些東西,根本不會要了你的命。」
柳心愛的眼神太有穿透力,好像能窺視別人心中的秘密一樣。
白羽菲被她盯着,不自覺地錯開了視線。
可很快,她就調整好自己。
再次與柳心愛對視的時候,她微昂着下顎,神情中還帶着挑釁「那又如何,我哥不還是讓你照顧我?」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