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惡毒農女重生了
惡毒農女重生了

惡毒農女重生了秦麥心景溯庭

標籤: 惡毒農女重生了 秦果心 秦麥心 都市
網文大咖「秦麥心景溯庭」最新創作上線的小說《惡毒農女重生了》,是質量非常高的一部都市,秦麥心秦果心是文里涉及到的關鍵人物,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前世,為渣男,她泯滅天良,六親不認,壞事做盡。慘死後,她回到了五歲那年,回到了那個家徒四壁的農家小院。那年,家裡窮的只有一畝三分地,吃了上頓沒下頓。那年,疼愛她的爹娘尚在,哥哥沒戰死,姐姐沒冤死,妹妹沒有瘋,弟弟尚未出世……...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11:3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哥哥,我明白了,我們現在就剩下狄承傑需要對付。」
狄承傑……
要不是狄承傑是狄雄的兒子,而狄承傑手裡的產業都是狄雄的,那麼秦麥心完全可以製造一些意外,讓狄承傑焦頭爛額,沒有時間來找她們的麻煩,管她們的閑事。
可偏偏,狄承傑是狄雄的兒子,秦麥心對誰都可以動手,但是對狄雄,對這個對她有知遇之恩的義父,她沒辦法出手,她欠了他太多,當初,要不是遇到了狄雄,遇到了全心全意幫她,將她當做親生閨女的狄雄,她不會這麼快就取得如此成就。
「麥兒,如果可以的話,和他合作吧。」秦青柯知道的,知道秦麥心對狄雄的在乎,在他的心裏,其實也已經將狄雄當成自己父親一樣的人物,他們不可能做出傷害他的事情來。
就在秦青柯和秦麥心兩兄妹等待着狄雄那邊的消息,到底是和狄承傑合作,還是徹底的決裂的時候,元懷修找上了門。
元懷修找上門的時候,秦麥心和秦青柯並不在府里,迎接元懷修的是葉望,葉望對於元懷修並沒有什麼好印象,但元懷修的身份擺在那裡,就算是寒暄,也是必須的。
葉望將元懷修請到了大廳內,讓人上了壺上好的茶,明知故問道,「不知元相此番前來,所為何事?」
元懷修是來請秦青柯和秦麥心回去的,就算秦青柯不回去,秦麥心也必須回去,現在不但是因為司馬凌昊了,昨兒個太子府的事情,他已經聽說。
而今日,成王妃更是找上了門,想要親自道謝,甚至透露出和秦麥心深交,認為義女的意思。
元懷修遇到如此情況,哪裡還坐得住,成王妃一走,他立即就擱下面子,來葉望這兒找人來了。
「柯兒和麥兒在秦爺這兒也打擾了很長時間,本官這次前來,是來帶他們兄妹二人回府的。」畢竟是他的兒女,長期居住在他人的府邸,着實是丟他的臉面。
「原來如此。」葉望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繼而笑道,「我和柯兒、麥兒兩個孩子甚是投緣,住在這兒,並不打擾。」
元懷修聽到這話,臉色就變得不好看了起來,葉望這意思是希望兩個孩子繼續住在這兒,他可是聽說了,葉望可是佔了他兩個孩子的不少好處。
「不必了,兩個孩子終究是我們元家的人。」元懷修這話剛說完,餘光就掃到了門口的一道身影上。
那道身影,讓他看得渾身一震,眼神也發生了劇烈的變化,那人和他記憶中,幾乎沒有任何的改變,比起他的現任妻子,都顯得年輕而秀麗。
站在門口的,不是別人,正是當年被他休棄,已有十年時間,未曾相見的——雲秀娥!
雲秀娥的懷裡正抱着小饅頭,不期然抬眸,瞧見那個端坐在椅子上,面容俊逸,一襲青衫的男人,她的臉色也發生了變化。
兩人畢竟有近十年未見,但兩人的容貌都未發生太多的變化,只是容貌都變得成熟了,若說真正的變化,只怕是如今看對方的眼神都發生了變化。
雲秀娥瞧見元懷修的那一刻,微愣了片刻,抱着懷裡的小饅頭,轉身就快步離開了此地。
元懷修看着雲秀娥的背影,還有些未曾回過神,腦海中浮現了許多和雲秀娥在一起相處的片段,似乎從未忘記過,畢竟兩人曾經是有過感情的,只是後來,在元老太太的挑撥下,淡了。
「元相。」葉望見元懷修一直盯着雲秀娥的背影,未曾回頭,不由得對着他叫喚了一聲。
秦麥心和秦青柯是元懷修的孩子,元懷修和雲秀娥的關係,葉望自然是知曉的,只是沒想到,兩人相見,會如此奇怪。
元懷修被葉望的叫喚聲,給喚回了神智,他暗中派人調查過雲秀娥的情況,只知道她嫁給了一個莊稼漢,那莊稼漢後來也拋棄了她,她懷裡的孩子,是那個男人的嗎?
想到這兒,元懷修不由得想到了秦青柯和秦麥心兩個孩子,雲秀娥會將這兩個孩子生下來,當真是在他的意料之外的。
他雖然不喜秦麥心和秦青柯,但不得不承認,這兩個孩子比他帶在身邊的元蕊霜和元青譽要來的出色。
看到秦青柯和秦麥心,他錯愕的片刻,想到的是雲秀娥,他以為她是想利用兩個孩子,威脅他,或是討要好處的,可卻一直不曾等到雲秀娥來找他。
如今,再看雲秀娥,懷裡居然抱着一個一歲多的女娃,那女娃的模樣,比起元蕊霜小的時候,不知伶俐討喜了多少倍,他突然有些氣憤和嫉妒。
雲秀娥這樣做,無疑是在告訴他,她根本不在乎他,沒有他,她照樣可以過得很好,還可以一個人帶着幾個孩子過得更好。
元懷修的心裏百轉千回,起身就對葉望道,「秦爺,今日本官還有要事,先行告辭,他日再來拜會。柯兒和麥兒,煩請你告知一聲,讓他們速回相府。」
元懷修說完,就站起身,朝外走了出去,但他並未離開秦府,而是朝着雲秀娥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不知為何,他就是想追過去,他可以拋棄雲秀娥,但云秀娥卻不能拋棄他,這是他絕對不允許的,看到雲秀娥過的比他還要來的好,更是讓他惱火不已。
雲秀娥此時正抱着小饅頭往內院走,小饅頭伸手摟着雲秀娥的脖子,只覺得娘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她都快抱不住,掉下去了。
「娘……」小饅頭眼看着自己要掉下去了,可憐兮兮的對着雲秀娥叫了一聲,她已經會說話了,但是會說的話很有限,就只會叫娘,哥哥,姐姐。
雲秀娥被小饅頭糯米糰子般糯生生的聲音給叫的放慢了腳步,「饅兒,怎麼了?餓了嗎?」
小饅頭現在很少哭,除非是餓了,難受了,雲秀娥聽到小饅頭的叫聲,下意識的認為她是餓了,畢竟她從早上就沒有吃東西。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