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第一太子爺
第一太子爺

第一太子爺王安

標籤: 炎帝 王安 第一太子爺 都市
《第一太子爺》是作者「 「王安」」的傾心著作,王安炎帝是小說中的主角,內容概括:站在你面前的,是史上最極品、最獨一無二的太子爺!懟皇帝、捉姦臣、亂京都,平逆賊,打城池,泡美人,一不小心,就實現了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的人生夢想!人人都勸他登臨帝位,可是......「救命!我不想當皇帝啊!」...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4 01:4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1484章有鬼
但明天和意外,哪個先來,誰也不知道。
只要太子沒有徹底活到登基的那一天,最終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半個時辰後,兵部尚書耿兵,奉旨深夜入了宮內,見了炎帝。
一個時辰後,耿兵出來了,手上拿着聖旨和調兵遣將的炎帝虎符。
進宮的時候,耿兵是一頭霧水,迷迷糊糊的,不知道炎帝深夜召見他是幹什麼,隱隱約約總覺得有大事要發生。
出來的時候,耿兵臉上的震驚之色洋溢於表,他怎麼也沒想到,炎帝會讓他親自去赤龍軍和南軍調遣足足六萬大軍去鎮南關。
更沒想到的是,鎮南公竟然真的叛變了!
鎮南關一事,炎帝一直故意壓着沒有在朝廷上說。
因此,朝廷上目前為止,只知道鎮南公失蹤了,而天南國進犯大炎,然後太子帶着幾萬兵馬去討伐天南國去了。
至於太子走到了哪裡,幹了些什麼,朝堂上的大人們知道的並不多。
炎帝將事情的所有經過,都告訴了耿兵。
當得知太子竟然能收回鎮南關,耿兵心中的震驚,可謂是無以復加。
太子…竟然如此恐怖如斯?
之後,炎帝表明了自己的想法,讓耿兵親自帶着他的聖旨和虎符去調兵遣將。
這意味着,炎帝在逼他站隊了。
「倘若太子真是明主,我耿兵,鞠躬精粹,死而後已,又有何妨?」
耿兵將虎符和聖旨收了起來。
宮城外,緩緩行駛來一架馬車。
「京城外已經為大人準備了一支禁衛軍保護耿大人的安全,耿大人,請。」
李元海笑吟吟的伸手做了個請的動作,請耿兵上馬車。
耿兵拱了拱手道「有勞李公公了。」隨後上了馬車。
出了京城之後,有一支上百人的禁衛軍在城外等候,接到耿兵之後,一隊人馬立刻朝着赤龍軍駐紮地馳騁而去。
翌日,
清晨。
上完早朝,很多人都臉色古怪。
從不缺席早朝的耿兵耿大人,今天竟然沒有來上早朝。
而給出的理由,竟然是身體抱恙,在家修養。
這讓大家不由得覺得十分奇怪,昨天上朝的時候,耿兵的氣色可是非常好的,哪裡有半點像是生病了的樣子?
這其中,肯定有一些蹊蹺。
於是大家下朝之後,紛紛去耿兵府上表示要探望耿大人。
但奇怪的是,耿家人竟然全部拒之門外了,給出的理由是耿大人實在是不舒服,不能見大家,還望大家海涵。
這耿兵,究竟在搞什麼名堂?
他越是這樣,越是有鬼,大家就越想知道他究竟在做什麼。
耿家人不讓見,大伙兒乾脆坐在耿兵不上不走了,包括徐忠年,惠王,昌王,都在這裡,表示見不到耿大人,心裏放心不下,一定要見過耿大人,確定耿大人安然無恙之後,大家才放心。
耿家人對此非常的難為情,因為耿兵壓根就不在府上,而謊稱身體抱病在身,是炎帝的心腹李元海李大總管讓他們這麼說的。
耿家人除了聽李元海的話之外,還能怎麼辦?
可是眼下這些人一個個賴在這裡不走了,他們一個也得罪不起,這怎麼辦?
然而耿家人越是不讓他們見耿兵,各位大人們越是覺得古怪。
堂堂兵部尚書,怎麼還見不得人了?
並且,炎帝怎麼也不來探望探望?
就算炎帝不親自來探望,好歹派個人來探望吧,畢竟這位可是兵部尚書。
「耿夫人,耿大人的病情究竟如何,還是讓我等探望探望吧,看不到耿大人,我等心憂啊。」
徐忠年不斷地勸說著耿兵夫人,說什麼也要見耿兵。
畢竟,耿兵不是太子黨羽的人,他更偏向惠王。
所以,為了太子,徐忠年一定要搞清楚耿兵究竟幹嘛去了。
「諸位大人的好意,奴家代替夫君謝過諸位大人,只是…只是夫君目前的狀態,實在是不宜與諸位大人見面,還望諸位大人海涵,等夫君病好之後,奴家再讓夫君親自登門拜訪,感謝諸位大人的一番好意。」
耿夫人面帶苦笑,她一個婦道人家,哪裡是朝廷上這群人精的對手?實在是要招架不住了。
「如果是生病了,本王的府上有南洋國進攻來的神丹妙藥,可以給耿大人服用,本王現在就派人去取丹藥,耿夫人讓我們去見耿大人吧。」
惠王面帶微笑道。
耿兵嚴格意義上來說,算是半個他的人,他說什麼也得表率一下。
耿夫人瞬間一個頭兩個大起來,耿兵壓根不在府上,連她都不知道耿兵去哪裡了,只知道是被炎帝叫去辦事去了,不得聲張,她去哪裡變一個耿兵出來給你們看?
「王爺有心了,奴家代替夫君謝過王爺,但夫君的病還不至於到需要靈丹妙藥才能治的程度,王爺不必送仙丹過來,夫君過些日子就能痊癒了。」
「哦?不需要靈丹妙藥,這麼說來病得也不算重,既然不算重,那就表示可以見人,耿大人不方便出來沒關係,我們可以進屋去探望。」昌王微笑道。
在一定要見耿兵這件事情上,昌王,惠王,徐忠年,這三個冤家,保持了一致的意見。
「這……」
耿夫人簡直要被這群傢伙給逼哭了,一個個又得罪不起,又不能趕走,這讓她怎麼辦?
「李公公。」
「咦…李公公您怎麼來了?」
「是替陛下來探望耿大人嗎?」
忽然,有大臣發出意外的聲音。
眾人紛紛扭頭向後看去,只見,李元海不知道什麼時候笑眯眯的走了進來。
「耿夫人你看,陛下派李公公來見耿大人了,你不讓我們見沒關係,總不能不讓李公公不見吧,那可是違背陛下的一番好意了。」
徐忠年不懷好意的笑道。
耿夫人很想給他翻一個大白眼,然後說就是李公公不讓你們見的,你高興個什麼勁兒。
當然,這話只能心裏罵罵,耿夫人眼巴巴的看向李元海,尋求幫助,她實在是頂不住了。
李元海老狐狸精了,一看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笑吟吟道
「諸位大人,都湊在這裡幹什麼呢?」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