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初六蘇梅最新章節
初六蘇梅最新章節

初六蘇梅最新章節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標籤: 初六蘇梅最新章節 梅姐 花姐 都市
都市類型《初六蘇梅最新章節》,現已上架,主角是梅姐花姐,作者「我不做千王好多年」大大創作的一部優秀著作,無錯版精彩劇情描述:我是老千。賭桌上,翻雲覆雨的老千但我想用我的經歷,告訴你一個最樸素的道理,遠離賭博。因為,十賭九詐,十賭十輸! 老千...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4 11:5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上百人的大廳里,寂靜無聲。
我坐到賭桌的一頭,冷漠的盯着對面的魁頭。
這已經不知道是我上過的第多少個局了,每一次對局,我都把它當成我最後的一次賭局。
只有這樣,才能讓我不輕敵,不傲慢。
以最謹慎的態度,面對每一次的對手。
魁頭也坐到了對面,一雙渾濁的大眼,陰陰的瞪着我,說道
「既然是賭,就聽天由命,各憑運氣。出千被抓,直接判輸。如何?」
「別廢話,一次說完!」
我點了支煙,冷漠的回應了一句。
「梭哈局,每人一千萬的籌碼。以半個小時為限,籌碼少者為輸。到時候,贏者定輸者生死懲罰。同意,就開局!對了,你不會連一千萬都拿不出來吧?」
如果是之前,魁頭這麼說我一定會尷尬。
因為我現在能拿出的資金,不過六百多萬。
但現在不同,我雖然拿不出來,但有人能拿得出來。
「秦少,幫我驗資!」
不遠處的秦翰陰笑一聲,衝著魁頭道
「一千萬是不是少了點兒?要不再加點兒注?」
魁頭當然知道秦翰的身份,他也不理會秦翰,轉頭看向張凡,說道
「張小姐,初先生沒異議,那就開始吧!」
魁頭倒是很聰明,他是想藉助張凡精通千術,以及抓千的能力。
要知道,南粵摘星張雖然不屬千門中人,但和千門有着極深的淵源。
從頂尖高手,到知名老千,南粵張家都是了解的清清楚楚。
而摘星張只有張凡一個女兒,從小教她認千、辨千之法。
等到張凡大學畢業後,張家便主推她行走於千門之中。
就見張凡衝著旁邊的一個高大的年輕男人微微點頭,這男人立刻走到牌桌中間的位置。
打開一副撲克牌,放到桌上。
輕輕一攤,整副牌便划出一副優美的扇形。
這牌看着和普通的寬牌並無差別,只是每張牌的背面,都用金箔塗抹出「摘星」二字。
「二位,請驗牌!」
魁頭看也不看荷官一眼,淡淡說道
「張家的牌,有什麼好驗的?」
荷官則又看向了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說道
「初先生,請驗牌!」
我一伸手,就見荷官把牌合攏,推到我的面前。
我單手拿起牌,在手中微微掂量一下。
這牌比普通牌要重一些,接着我手指一動。
一副牌便像有了生命一樣,在我手裡轉出一個完美的圓形。
背面,正面,以及鉑金處,我全都掃了一眼。
這牌的確很特別,質感光滑如玉。就連想要在這個上面下焊,都幾乎沒可能。
「初六,算你走運。這是摘星榜排名時,才會用到的牌。這一次摘星張對我們的賭局也足夠重視,才特意拿出這種牌。你抓緊吧,死在摘星張的牌下,你不委屈!」
見我遲遲不還牌,魁頭忍不住的催促一聲。
而魁頭的話,卻說我的心裏一動。
原來這種牌,是摘星榜排名時專用的。
有的人可能會以為,世上所有的撲克牌都是大同小異的。
當然,對於普通人來說,的確是這樣。但對於一個老千來講,卻是不然。
牌的大小、重量、柔韌度,以及墨色的深淺,都會影響老千出千的手法。
正所謂差之毫釐,謬以千里。
想到這裡,我手指一動,把牌合攏。
接着,手掌里扣,牌在我手裡扣成一個弧形。
虎口略微一用力,整副牌立刻彈了出去。
當第一張牌落在荷官面前時,後面的牌形成一道完美的移動弧形,又整整齊齊的落在第一張牌上。
「h,h,好,好看!」
這動作的確很漂亮,可惜除了啞巴,沒人為我喝彩。
可能有人認為,我是在炫技。
但其實,這是我第一次遇到這種撲克牌。
我是用這種方式,來了解這種牌的特性。
荷官開始疊洗,插洗。這是標準的德州洗髮。
只是洗過後,連續倒插幾次。
接着一伸手,衝著我們兩人說道
「按照本局規則,不再切牌。現在請二位下底注吧!」
我拿出一枚十萬的籌碼,扔到牌桌上。
我們這局籌碼的大小,其實並不重要。
別說十萬,時間一到,少對手一萬,可能都會輸下這一局。
荷官開始發牌,魁頭明牌是一張8,暗牌未知。
我的明牌是一張j,暗牌則是一張k,牌型還不錯。
荷官則衝著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初先生說話!」
我拿起一枚五十萬的籌碼,朝着桌上扔了過去。
「五十萬!」
魁頭嘴角上揚,露出一絲陰笑。
他把暗牌拿了起來,朝我一亮。
「我是一對8,但我不跟!」
說著,把牌一合,扔回給荷官。
我把籌碼收回,牌也遞給了荷官。
就見荷官把牌整理了一下,直接放到旁邊的一台小機器里。
輕輕一按,機器便傳出一陣「唰啦啦」的聲音。竟把整副牌全都切碎。
我不由一怔,正常這種牌是不會這麼處理的。
一旁的張凡,跟着解釋了一句
「摘星牌的規則,每打開一副,用與不用,都必須銷毀!」
沒想到一副撲克牌,在南粵的張家,竟然還有這麼多的說法。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