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八零年代小佳妻薛凌程天源
八零年代小佳妻薛凌程天源

八零年代小佳妻薛凌程天源飛來一豬

標籤: 八零年代小佳妻薛凌程天源 玄幻 程天源 薛凌
小說叫做《八零年代小佳妻薛凌程天源》是「飛來一豬」的小說。內容精選:上一世,她新婚不久就逃離程家,最終落得凄涼悲劇下場。 得上天眷顧,她重生回到新婚之夜,坐在床頭的還是那個冷峻英挺的男子。 自那以後,薛凌最大的目標便是好好追這個外冷內熱的老公,好好跟他過日子,還要讓他跟自己生一大群猴子!!...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4 01:3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薛凌回到家的時候,剛好可以開飯。
她給眾人打了招呼,轉身回卧室換衣服。
家裡老人年邁,孩子們都還小。
程煥然叮囑過所有的家人,但凡去外頭回來,盡量將外衣換下來。如果來不及換,就不要主動去抱孩子們。
自那時候起,眾人基本上都養成出門回來就換家居服的習慣,而且回來第一時間就換衣服,不會在客廳或走廊逗留太久。
薛凌快步回了更衣室,匆匆換衣服。
「媳婦!」程天源在外頭喊。
薛凌拉開門走出去,一邊洗手一邊笑問「是不是來問理由呀?不用問,他們自己也說不上來。」
程天源眉頭微蹙「都幾十歲的人了,該怎麼做還弄不清楚!」
「不是不清楚。」薛凌嘆氣道「也許是太清楚了吧。」
程天源也湊上前洗手,問「阿衡也這麼說?」
薛凌點點頭「都說不想改變現狀,過去的都通通過去了,現在他們是親人,是一家人。他們會互相照顧,互相看顧作伴,但不想復婚。」
「復婚後不也一樣嗎?」程天源忍不住提醒「你有沒有跟他們說這是小涵的希望?」
薛凌答「當然有。他們都清楚小涵心裏頭的想法,還跟我說小涵跟他們提過暗示過無數遍,只是他們還是不想。」
「為什麼啊?」程天源想不明白「既然能為了小涵將就重聚在一起,何必偏偏差了最後這一步?這一步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薛凌苦笑搖頭「我也這麼問了。阿衡說,他可以為女兒做到許多許多,甚至連老命都拿出來護住女兒,但有些事他真的是做不到。阿芳說了,她對不起女兒,沒法所有事情都按女兒的心愿去做,她很是抱歉。」
程天源愣住了,沒再開口。
薛凌低低嘆氣,壓低嗓音「傷疤再怎麼淡下來,痕迹仍可能清晰可見。有些傷害一旦造成了,即便不痛了,不難受了,但它真真實實存在過。他們彼此不說,但不代表一切就會雨過天晴,一切就能完美如初。」
「……嗯。」程天源輕輕點頭。
薛凌甩了甩手,抽出一張紙巾慢悠悠擦着。
「阿衡還說,小涵這孩子缺失了幾年母愛,所以阿芳一味兒寵着她,其中多半是出於內疚和虧欠的心理。他還說,這些年來小涵有爸媽疼,有長輩疼,生活環境十分優渥,所以她過得十分順利,幾乎沒任何波折。他說,月滿則虧,人滿則損。留一些遺憾和無奈給女兒,也許不是什麼壞事。」
程天源聽得有些心累「小涵是他們的女兒,他自己跟小涵解釋去吧。」
「別這樣。」薛凌低笑「阿衡這麼說也不無道理。」
程天源擦着手,丟紙巾進垃圾桶。
「他還說了什麼?」
薛凌壓低嗓音「他說,他最近想找律師幫他擬定一份遺囑,還讓我幫一幫他。」
程天源「……」
接着,他皺眉怒斥「他是不是瘋了?!他現在才幾歲?!比我還小好幾歲,他着什麼急!之瀾叔還活得好好的!輪得到他嗎?!」
薛凌溫聲「別這麼說他,他只是未雨綢繆罷了。他明白自己肩上還有責任,老母親雖然走了,可老父親仍在。他的寶貝女兒還沒有成家立業,還需要他大力把關,擬遺囑只是以防萬一而已。」
「那也沒必要這麼急吧。」程天源道「他只是腿腳風濕病嚴重,但也不是什麼重病呀。」
薛凌解釋「他說了,嬸嬸沒什麼徵兆,突然就沒了,讓所有人都措手不及。他還說,上周他的一個老朋友突然鬧心梗,在送去醫院的途中不幸去世。年紀不算大,也就六十多歲,誰都料想不到,他自己肯定也想不到。他的一眾兒女爭奪家產,鬧得一個個反目成仇,最終還得靠法庭來判決。他說我在好多年前就分割了財產,把一切都整得明明白白,兒女們一點兒意見都沒有,以後不可能會鬧起來。所以,他要趁着自己思維清晰的時候,先擬定一份遺囑。」
「嗯。」程天源總算理解過來,道「那就隨他吧。一開始我還以為他是受打擊太大……」
「他說——他還要給阿芳留一份錢。」薛凌打斷他,低聲「現在安排大概是一根手指。」
程天源疑惑問「一個億?」
薛凌點點頭「他說,不知道他們誰先走。如果是他先走,那這筆錢足夠能讓阿芳的晚年生活過得滋潤舒適。至於其他資產多數都歸小涵,如果阿芳花剩下,到時也歸小涵所有。」
程天源忍不住問「他——他當初投資療養院的時候,身邊的錢不花得七七八八嗎?這麼快就賺回來了?」
「剩下兩三根手指吧。」薛凌解釋「他身邊的固定資產也能值兩三億。另外,療養院他佔了一半的股份,現在年年都有盈利,攢起來自然也不會少。」
程天源略有些意外「他對阿芳其實還是……很好的。知曉她的基礎病多,必須有極好的養老條件,所以給她備了一份這麼龐大的錢。」
薛凌點點頭「而且,他還請求我幫一個忙。他留給小涵的錢都由我管着,小涵暫時只得到一些小錢和物業資產。他還讓我不許告訴小涵。」
程天源挑了挑眉,問「為什麼?那什麼時候還給小涵?」
「不知道。」薛凌解釋「他說了,只是暫時的擬定,不確定什麼時候能用上。如果到時女兒表現出色,他也許提前將一切都給她。但如果他早些走,小涵若是遇不到良人,我至少能幫着把把關,不會讓那孩子日子過得凄凄慘慘。有些錢能傍身,就不會過得差。」
程天源不知想到了什麼,啞然失笑。
「奇了怪了……他怎麼不交給阿桓夫妻倆?多半是信得過你能幫小涵把住關。小涵那孩子看着溫順乖巧,心思卻七彎八繞,除了你能降住她,其他人都不行。」
薛凌卻很是無奈「我呀,這是一件事剛跑完腿,又被塞了另一件大事!真夠嗆啊!」
程天源低笑「能者多勞嘛。走,咱們吃飯去。」
……
,content_n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