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愛你是我難言的痛湛廉時林簾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湛廉時林簾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湛廉時林簾酒卿悠玥

標籤: 劉妗 林簾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湛廉時林簾 都市
最具潛力佳作《愛你是我難言的痛湛廉時林簾》,趕緊閱讀不要錯過好文!主人公的名字為林簾劉妗,也是實力作者「酒卿悠玥」精心編寫完成的,故事無刪減版本簡述:只不過他今晚真的有些不對勁,不知道是不是公司里的事。但他素來不告訴她公司里的事,她也不愛問。湛廉時穿着浴袍出了來。林簾溫柔的說:「床我收拾了,快睡吧...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4 04:5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幾人出了病房,卻都一時間沉默無聲。
突然間似發生了很多事,件件相連,措手不及,讓她們連思考都不知道該從哪裡思考。
還是候淑德先開口「我們先去醫生那。」
柳笙笙聽見這話,趕忙說「我……我留在這!」
「我守着堂姐!」
她其實突然間就有些後悔,自己不該這麼衝動。
總覺得自己做了一件錯事。
柳鈺清看她,大概猜到了什麼「你就……」
「讓笙笙在這。」
候淑德打斷柳鈺清。
這一下,大家都看向候淑德。
包括柳笙笙,她很驚訝。
她以為奶奶會責怪她,沒想到沒有。
候淑德看着柳笙笙「在這守着,你堂姐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
柳笙笙嘴巴張了張,自責更深了「奶奶……」
「好了,這裡笙笙守着,你們都先跟我來。」
候淑德先一步離開,大家看到這,也都跟上。
柳鈺清看柳笙笙「聽奶奶的話。」
柳笙笙趕忙點頭,心裏突然間很感動,都有些熱淚盈眶「嗯!」
「我一定在這守好堂姐和堂姐夫!」
大家離開,柳笙笙站在那,看着大家離開的背影,手攥緊,心中暗暗下決定,一定不能讓堂姐和堂姐夫有事!
候淑德帶着大家走到僻靜處,她視線落在柳鈺敏面上。
從病房出來後,柳鈺敏情緒就很不好。
到現在她都無法從醫生的話里走出來。
對於她來說,醫生的話帶給她的震撼很大。
她不知道該用什麼來形容。
她只知道她現在心裏堵的慌,無法疏解。
「鈺敏,你問問南洪廉時捐骨髓的事,他應該知道。」
湛廉時住院期間,和他接觸最多的就是湛南洪了。
柳鈺敏現在的面色明顯就不知道,顯然,關於湛廉時捐骨髓的事,湛南洪沒告訴任何人。
柳鈺敏一頓,心瞬緊「我馬上打!」
候淑德看向柳鈺清「你姨媽在樓下陪着可可,可可今天出了意外進了醫院,你下去和她一起先陪着可可。」
「可可出了意外?」
這一聲是柳鈺敏問的。
她正在給湛南洪打電話,聽見候淑德這一句,她一瞬就看了過來。
柳鈺清和柳堯也都看着候淑德。
柳堯出聲「怎麼回事?」
他神色嚴肅。
在柳堯看來,湛可可這件事可能跟湛廉時今天發生的意外有關。
候淑德知道他所想,對他說「是意外,摔到了頭,現在沒有危險了,但還需要觀察。」
柳鈺清說「我現在去。」
候淑德點頭「去吧,老幺,跟我去醫生那。」
沒再多說,候淑德往醫生辦公室去,柳堯心中沉下,緊隨候淑德步伐。
柳鈺敏站在那,看着兩人,心是緊了又緊。
廉時出事,可可也出事,這些要讓爸知道了,怕是得倒下。
深夜靜,醫生辦公室里也無聲。
候淑德和柳堯來到這裡,倒沒想到,方銘也在這裏面。
說起來,方銘和柳堯把湛廉時送到醫院後,中途方銘便離開了。
他去了哪沒說,只說有事,柳堯也沒問。
他知道方銘是性子穩重的人。
方銘看見兩人,對醫生說「今晚這裡我守着,你回去休息,明天一早再來。」
「行,有事隨時聯繫。」
「嗯。」
兩人似乎已經說好,醫生對候淑德和柳堯點了下頭便離開。
這下辦公室里便只剩下方銘和候淑德,柳堯三人。
柳堯看着方銘,沒說話。
但他目光已經大概看出什麼。
候淑德直接說「小銘,說吧。」
方銘看着兩人,安靜了兩秒,出聲「湛廉時的情況,很不樂觀。」
風吹夜涼,病房裡的燈熄了。
一切聲音遠去,就連呼吸都靜謐。
倒是外面路燈的光暈偷溜進來,驅走了大半黑暗。
林簾趴在床沿,眼睛睜着,她眼前的一切依舊清晰。
包括這就在眼前的手。
她看着這手,目光不動。
似乎,這手安靜多久,她便看多久。
他不動,她便靜靜陪伴。
突然,啪嗒一聲。
似有什麼東西滴落。
林簾眼睛動了下,目光變化。
這手和她距離很近,她只要指尖稍稍往前便能觸碰到他。
這想法一出,她指尖便微顫。
明明之前無波無瀾,可現在,她的心突然就悸動了。
就像那一瞬響起的啪嗒聲,打破了這裡的寂,也打破了她心的靜。
她手下意識的伸出,朝他靠近。
想要觸碰。
突然就想。
很想很想。
可這樣的時候啊,不安,惶恐,害怕,退縮,一下就涌了上來,讓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變得極其艱難。
偏偏,奇怪的,明明那麼難了,心底的渴望卻突然大掌,推着她不斷往前。
然後,指尖一點點落在他手上。
猛然,涼意侵襲,冰刺入心,她指尖瞬顫。
下意識就想縮回,可不知道怎麼的,她無法動彈。
明明那麼的怕,那麼的畏懼,但就是不願意離開。
甚至,想要握住。
愈發膽大。
心生出意識,意識生出本能。
不經她思考,她五指便張開,一根根落在他手背。
然後,掌心和他相貼。
冷,很冷。
她該離開,但她卻握緊。
飛蛾撲火。
明知不該,卻依舊往前,一如當初。
這一刻,林簾眼睛閉上。
……
「阿時,我……我不小心把你文件打濕了,這……這怎麼辦……」
寂夜深稠,別墅大門口,她站在台階上,看着他拾階而上,站在她面前,她抓緊文件,把濕漉漉的文件雙手遞到他面前。
她就好似一個做錯事的員工,害怕又自責。
夜很深,她身後是明亮的客廳,滿滿的光。
她站在光里,他站在黑暗裡。
他看見她微微顫抖的手,看見她發白的臉,纖瘦的身子。
她很愧疚,很不安,好似自己犯了一件完全不該犯的錯。
她想彌補,卻不知道該怎麼彌補,只能等着他的責備,或者可以挽回的辦法。
他接過文件,上面的字跡已經被水暈染,看不清了。
文件廢了。
「我……」
「不重要。」
「啊?」
她一下抬頭,發白的臉上滿是驚愕。
他拿下文件「不是重要的文件。」
「不重要?」
她終於有了反應,面色有些呆「不重要嗎……」
這於她來說是一個完全想不到的消息,她一時間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怎麼。
「那……那……」
還想說什麼,一陣涼風吹來,她瑟縮了下,那薄薄的毛衣因為剛剛彎身衣領斜到一邊,露出一側的鎖骨,甚至一點細瘦的肩頭,似因為冷,正瑟瑟發抖。
他伸臂,把她攬進懷裡。
「嘶!」
身前的西裝一瞬被抓緊,那落進懷裡的人眉頭皺了起來。
他感覺到她的依靠,她腿似乎受傷了。
低頭,看她的腳,這才發現她赤腳站在台階上,而那拇指正泛着血。
他眸深,攔腰把她抱起來,坐到了沙發上。
他抬起她的腳看,一動她便下意識顫。
她不止腳趾受傷,還有別的地方受傷。
他看着她「哪裡痛?」
她搖頭「不,不痛……」
他凝着她,沒說話。
觸及他的目光,她唇動了動,說「膝蓋。」
他撩起她褲腳看,即便他動作很小心,她還是顫。
雖顫,卻也不叫。
她一向順從,現在亦是。
他動作愈發慢,把褲腿直至撩到膝蓋上,這才看見上面一片血紅,甚至腿上還有淤青。
顯然是從哪裡摔的。
他說「從哪摔的?」
她不是很想說,不想因為這種小事影響到他,但他親口問了,她猶豫了下還是說了「我走的急了,一個不小心就摔了。」
「但沒事,上點葯就好。」
她不怎麼在乎,應該說一點都不。
很快她便說「文件真的不重要嗎?我……我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補救?」
「我……」
她還在想着這件事,無法從自己的錯誤里走出來。
他指腹微動,不似之前那般慢,把她褲腿放下來。
褲腿摩擦到她的膝蓋,觸碰到傷口,她在他懷裡縮了縮,止住了聲音。
他拿出手機打電話,讓醫生過來。
這樣的傷,應該是從樓梯上滾下來的,不會是摔的。
她做騙子,從來沒演技。
醫生很快來,給她處理了傷口,她能感覺到他情緒不似平常,不再說話,只是時不時的看他。
直至躺在床上,夜深極,她才說話。
「阿時,對不起。」
她依舊自責,歉意,不安。
他沒回答她。
她還想再說點什麼,猶豫許久,終究沒說。
背轉身去,變得安靜,卻依舊沒睡。
好久,她轉過身來,不說話,就看着他。
他說「不睡?」
她『啊』了聲,然後便被他拉進懷中。
夜的靜破滅,她抓着他,呼吸不穩,到後面她控制不住的叫他「阿時……」
聲音細婉,柔軟,一遍又一遍縈繞在他耳邊。
阿時……
阿時……
阿時……
昏暗中,湛廉時睜開眼睛。
,content_n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